首页 >  玄幻小说

林暖暖汪亦寒小说全文直到世界没有爱情资源分享完本完整版

林暖暖汪亦寒 易快通文学 2020-06-17 09:11:16
  • 直到世界没有爱情合集版免费阅读-直到世界没有爱情(林暖暖汪亦寒)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直到世界没有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林暖暖汪亦寒的动人小说全集免费在线完整版无删减专栏

    点击在线阅读>>

这次易快通文学给大家带来的小说是直到世界没有爱情,该小说主角是林暖暖汪亦寒,全文节奏紧凑,直到世界没有爱情小说向我们展现了林暖暖汪亦寒之间的精彩故事:在小的时候,林暖暖和汪亦寒是重组家庭的一对姐弟,他们两个吵吵闹闹过完了童年。等到***之后,他两的感情发生了变化,可能是喜欢,也可能是一直的陪伴形成了依赖,双方...

林暖暖汪亦寒小说直到世界没有爱情全文免费阅读:

一个小男孩突然出现,一下子拉住她的小手,说:“我带你去找爸爸。”
她跟着小男孩走了很多路,远远看见爸爸背影和一个女人的背影渐渐走远。她拉着小男孩狂奔,但还是眼睁睁看着爸爸跟那个女人的背影渐渐消失。
暖暖跌坐在地上,觉得浑身上下很脏很累,哭了一脸的泪水跟鼻涕。
小男孩说:“你真没用。”甩开手,跑远了。
待要跟上那男孩,便醒转过来,一摸脸,触手都是泪。
连忙看向病床上的林沐风,仍旧蹙眉闭目。心电监视仪正常跳跃,她缓缓舒了口气。
静静想了下刚才的梦,那个只有背影的女人,那么像于洁如,她的继母,亦寒的妈妈,在十三年前就已经因病去世了。想着,心又纠结起来,模糊了双眼,困倦地闭目。
恍惚中,好像有熟悉的手抚过自己的脸颊,轻轻的,带着温柔的怜惜,温暖的气息拂过鼻翼,湿热的触感印在自己的额头上。
第二天,暖暖再次小睡醒来的时候看见被褥上多了一条毯子,睡得有些热。
床头柜有面包和牛奶,陶然背对着她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看报,等她起床的样子。
陶然回头看见暖暖双颊通红,双眼肿得似核桃。
“我又帮你请了四天假,加上之前方竹代你请的三天,你们小老板说帮你算年假,教你好好保重。”
暖暖走到父亲跟前,低头看着爸爸,林沐风仍旧www.zjtechexpo.cn深度昏迷,脸色还是那样灰惨惨的。
“胡医生早上有来过,说叔叔现在的情况还算稳定。”
“嗯!”暖暖胡乱点点头,蓬蓬乱的长发有几丝飘到额前,目光仍是没有离开父亲的脸。
“如果我早点在你身边就好了。”陶然用手拂开暖暖额头上的发丝。她看起来异常脆弱,也异常坚定,壁垒坚实,一如既往。
“我得先回家一次,帮爸爸拿换洗的衣服和一些其他的东西。”暖暖想起来,说着随手叠好沙发上的被子和毯子,“你什么时候到的?又给我盖毯子,好热。”
“毯子不是我拿来的,”陶然说,“大概是江护士长叫人给你送来的吧!我才到不久。”
“哦。”暖暖皱皱眉,怅然若失,“我要快去快回,爸爸这里离不开人。”
看一眼病床上的父亲,神色担忧,分明不舍半时半刻的离开。
“你去吧,我今天休息,替你在这里看着。”陶然对着暖暖安慰地笑,金丝边的眼镜印出窗外的点点阳光,很温暖。
暖暖点头,安心。
林沐风医生的家在西区的一个上世纪九十年代造的小高层公寓小区内——那时候稀罕的一梯四户式的公寓,有着老死不相往来的一众邻居。
林暖暖几个月前离家出走鲜少有邻居知道,现在林沐风突然住院也没有人会知道。

直到世界没有爱情免费阅读

胡智勇仔细听了林沐风的心脏和肺部情况,镇定地从身边的护士手中接过针剂,为林沐风的静脉滴注,一边说:“我现在在用罂粟碱和吗啡,今晚仍旧会有值班大夫,我会嘱他们每两小时查一次心肌酶谱和电解质,现在要防止梗塞面扩大以及发生严重的合并症。”
胡智勇说完,望住好友的一双儿女,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他们是林沐风最大依靠。
此刻,更是。
“我相信老林一定可以过了这一关。”胡智勇眼神中透露出一种一丝不苟的坚定。
“当年在黑龙江,老林伐木,要赶兵团里的指标,硬生生熬夜在一天里一个人伐出三立方米的木材。”胡智勇的眼神灼灼,“大家都服气,叫他铁人林沐风。我相信老林这次一定也会像当年一样顶过去。”说完点一点头,不知道是安慰两个孩子,还是安慰自己。
“胡叔叔,我们相信你,也相信爸爸。”暖暖说。
亦寒搬过一张椅子,坐到林沐风身边,用手轻轻抚摸林沐风的额头。床上的病人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于亲人的关切,渐渐地,渐渐地,松了一直紧蹙的眉头。
暖暖看着那对父子,仍旧辛酸,说:“今晚还是我来陪夜吧!”
“一起吧!”亦寒抬头,然后低头看着林沐风,“好久没有见到爸爸了。我想胡叔叔应该可以给我们家开这个后门的。”
胡智勇对着两个孩子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这个后门我能不开吗?”
“我给你们多拿床被子过来,但这里可只有一张沙发。”江护士长笑着说。
“没关系,我身体倍儿棒,熬夜照顾老爸也没问题。”亦寒做了个大力水手的招牌动作。
“还是那个调皮小鬼。”胡智勇笑着和护士一起收起针具,向床上的病人说:“老林,今晚儿子女儿都在,您老好福气。”
暖暖的心里一暖,或许那当年三个人划成的可以渐渐复苏。
凝视着病床上的爸爸,还是那样毫无意识地躺在那里,看的人无限心疼。
她的悔恨一点一滴冒上来, 如果,如果有如果,是不是不会像现在这样?
进了病房以后,亦寒一直没有正面和暖暖说话,只卖力地协助护士帮林沐风服药,翻身,擦身,做的快而有力。
男孩子做事情毕竟是不一样的。
暖暖望着病床上的爸爸,小时候,爸爸也是做事情快而有力,担着家里所有的家务。
小时候,父母都是双职工,而林沐风的工作特别忙,妈妈贺苹在一家电器厂——做电冰箱和洗衣机,早些年的时候是效益令人羡慕的国有企业工作,做的是仓库管理员,比丈夫有更多的空暇时间。
暖暖没有上小学前,贺苹常常在林沐风值班,没有带暖暖的时候,把暖暖一起带去工厂上班。暖暖的记忆中,妈妈从来只管在工厂的一角小小的办公室内坐班,不管正事,任由货品横七竖八地堆在仓库里,工人们也不管,径自在仓库的小径上吸烟,大声说一些家常。贺萍从来也不会支使工人们把仓库整理干净,尽管那是她所分内的事情。
贺苹经常只管自己看着一些英文书籍,间或考着暖暖“APPLE”之类的英文怎么拼写。但,大多时候,暖暖是百无聊赖的,后来学会跳橡皮筋,便把橡皮筋绑在两张椅子之间,自娱自乐。
有一回被橡皮筋绊了,一头磕到椅子上,起了个大包。贺苹拿起浸了水的大毛巾给暖暖揉,一边给林沐风拨电话。
“林沐风,暖暖皮死了,磕破了头,你快点来呀!”也不管那头的林沐风多忙。
当林沐风匆匆赶来的时候,看见小暖暖眼泪汪汪地抽泣,头上包着滑稽的大毛巾。贺苹用手指直戳她的脑门,好几下:“再皮,再皮,就不知道坐下来好好看书,会了几个英语单词了?会了九九乘法表了吗?”
暖暖一见爸爸风尘仆仆地跑进来,“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小身子一下子冲进爸爸的怀里。哭了半天,说了一句:“我再也不跳橡皮筋了!”
林沐风看着小暖暖一副滑稽的样子,有点忍俊不禁,替她拆下被贺苹包得乱七八糟的毛巾,从包里掏出准备好的药膏、纱布和胶布,左一下,右一下,在暖暖的脑门上包了一个小巧的小正方形。
对着贺苹淡淡说一句:“孩子还小,贪玩也是没有办法的。”说好抱起暖暖。
贺苹竖起柳眉:“吓,闯祸还有道理了。”
暖暖把小脑袋软软地靠在爸爸的脖子上,双手勾地牢牢的。
爸爸骑那辆老坦克载她们母女俩回家,前面坐着她,后面坐着妈妈,一家三口似乎很团圆的样子。
小孩子容易好了疮疤忘了痛,才一刻工夫,暖暖又兴高采烈叽叽喳喳说今天跳橡皮筋又挑战什么什么高难度,渐渐说得大声又得意。
妈妈在后面冷冷地说:“林暖暖,小姑娘哪来那么多废话,不要妨碍爸爸骑车!”
爸爸在前面微笑着,伸手摸摸暖暖的脑袋,一边***地一下一下踩着踏脚板。
自行车前面的车篮里放着爸爸下班后买好的青菜和带鱼,所以迎面过来的风中,带点清新的腥甜。
在家里,妈妈首要事务仍旧是研究她的洋文书,林沐风例必担着家务。
暖暖记得,爸爸卷着袖子,在水池边洗菜,臂膀健壮,水哗啦啦从爸爸的臂膀和手背流过,暖暖伸出小手,淘气捣乱,用小手拨爸爸一身水。林沐风也会回泼女儿,父女两个笑作一团。
远处传来贺苹柔润但带严厉的声音:“玩什么水,小姑娘不晓得节约吗?”
暖暖吓得一激灵,朝爸爸吐吐舌头,爸爸也朝她吐吐舌头,眨眨眼睛,把洗好的青菜一颗一颗整齐地放在筛箩里。
爸爸跟妈妈其实真的是性格很不一样的人,暖暖想。
后来的某年的初冬,暖暖知道妈妈要走了,去她一直想去的地方。那些日子里,家里亲戚间经常来来走走,外公对小暖暖说:“妈妈要走了,暖暖以后就不能常常看到妈妈了。”老脸之间有泪痕。
暖暖哭的一脸花,跑进爸妈的房间,抱住妈妈:“妈妈要走了,不要暖暖了。”
贺苹也哭,但更多时候常隐忍着,在那些日子给暖暖买了很多花裙子和绒线衣,一件一件收拾好,放进暖暖的衣橱中。
妈妈走的前一晚,爸爸哄暖暖很早睡。暖暖半夜起来上厕所,看到昏黄的灯光下,妈妈抱着爸爸哭,爸爸轻轻拍抚妈妈的背。
“其实,有一刻,我真不想走。”妈妈哀伤地说。
“如果你能留下,就留下吧,暖暖还小。”
“沐风,我那么自私,欠你那么多。我走,还能还你一些,我不走,恐怕也许会欠你更多。”
“不要那么说,你心里的苦我也知道。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暖暖的。”
“我尤其对不住这个孩子。”妈妈又伏在爸爸哀哀地哭。
那一刻,暖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离别的伤感,她推开门,满脸早已经挂着泪珠,扑到妈妈身旁,再次痛哭流涕。然而,仍旧是挽留不了妈妈要远去的脚步。
那年七岁,那么一夜,没有了妈妈,但是天气并不寒冷。爸爸在第二天翻出了厚厚的被子和在黑龙江插队落户时得来的羊毛毡,晒了一天的太阳,晚上厚厚地铺在暖暖的小床上。暖暖很安心地闭上眼睛,她闻到太阳的味道。
次年的九月一日,暖暖成了一名小学生,穿着妈妈留下的红色背带裙,被爸爸握着小手,翩跹地走在校园的道路上,阳光斜斜洒下来,好像一个新的开端。
她还有爸爸。
亦寒忙定,往暖暖身边坐下,习惯性地伸手要挽住暖暖的肩膀,正是他们一直以来一直契合的动作。暖暖微微一缩肩,下意识要躲避,亦寒已经一手环过来,手背轻轻抚过她的下颔,不容置疑地将她固定在自己的胸肩处。
暖暖叹了一口气,觉得这样的肢体上的拒绝的***让自己很劳累,闭上双眼,把身子一歪,带着多年养成的习惯性的姿态,靠在亦寒的肩膀上。
亦寒把身子向暖暖的方向斜了下,肩头嵌进暖暖脸颈之间的空隙,让她能靠的更***。他温暖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额颊,暖暖的心神游荡,喃喃地说:“如果一直这样有多好?”
“什么?”亦寒没有听清楚。
“我最近时常想起很多年以前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想这个小鬼很讨厌。”暖暖轻轻地说。
亦寒皱皱眉:“怎么想起这个?”
暖暖看着病床上的林沐风,问亦寒:“亦寒,你还记得你自己的爸爸吗?”
“你早问过我八百遍了,我亲生父亲去世的时候才三四岁,不是神童,哪来那么多回忆?”
“真的不记得了?”暖暖侧头认真地看着他,看着他湛黑的双眸是否能透露出一丝一毫的讯息。
“不记得了。”亦寒闭上眼睛,抱着暖暖的手臂收紧了一下。
暖暖微微挣了一下:“不要这样。”
亦寒并不放开她。
暖暖又望向昏迷着的爸爸,他平静地躺在那里,并不能看见他的一双儿女在他面前的这样的亲昵的姿态,除了此时,他们也从未在他面前有过这样亲昵的姿态。
可是,暖暖对于这种契合的温暖还是留恋的,尤其在现在的这样的心神俱伤的情形下。
这样靠在亦寒的肩头,心底,还能留住一丝丝的温暖。
“汪亦寒,你还记得你自己的爸爸吗?”八岁的暖暖这样问刚刚认识不久的亦寒。
“我妈说了,林叔叔就是我爸爸,我以后叫他老爸,老爸!”男孩说着,有些倔强地强调。他也看出了暖暖的***和划清界限。
“才不是,他是我的爸爸。”暖暖再次强调。
“以后就是我老爸。我就叫他老爸,老爸。”男孩分明就要占上风。
“不是!不是!”暖暖跺脚,头摇得像拨浪鼓,马尾辫一甩一甩的。
于洁如走过来,蹲下,抱住暖暖,呵斥亦寒:“不要老欺负姐姐。”
“他不是我姐姐。”亦寒又扮鬼脸。
暖暖被噎哭了,一双小手使劲揉眼睛。

林暖暖汪亦寒小说资源

小说资源直到世界没有爱情 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点击免费阅读直到世界没有爱情全部章节!

林暖暖汪亦寒小说仅代表直到世界没有爱情作者观点,不代表易快通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罗丹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