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言情

沈如年赵渊小说全文暴君的冲喜小皇后无删减阅读完本小说

沈如年赵渊 易快通文学 2020-06-09 10:32:50
  •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合集版免费阅读-暴君的冲喜小皇后(沈如年赵渊)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沈如年赵渊的动人小说免费阅读全章节分享下载专栏

    点击在线阅读>>

这次易快通文学给大家带来的小说是暴君的冲喜小皇后,该小说主角是沈如年赵渊,全文节奏紧凑,暴君的冲喜小皇后小说向我们展现了沈如年赵渊之间的精彩故事:弑兄夺位***成性的北赵国皇帝杀戮过多,身患怪病眼瞅着活不过这个冬天,朝堂内外全是鼓掌叫好盼他快死的人。直到国师献上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美名曰冲喜。群臣都在...

沈如年赵渊小说暴君的冲喜小皇后全文免费阅读:

第 5 章
沈如年进宫是来冲喜的,什么叫冲喜,那就是阴阳调和冲掉晦气。
若是说一开始常福还对这事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方才看见沈如年喂完药后就彻底的信了,沈如年在他眼里那就是救苦救难的仙人。
他恨不得现在就摁头让沈如年和陛下圆房。
可惜还不到国师说的吉时。
虽然不能马上圆房但还是可以提前让沈姑娘和陛下培养感情的,他也想的很美,反正早晚都要圆房,早些睡一张床上也好让沈姑娘习惯习惯,国师可没说过这样不可以。
咱们陛下的御床宽敞着呢,沈姑娘这么瘦瘦小小的能睡好几个,他就准备了两床被褥,陛下一床沈姑娘一床,枕头也是两个,光是看着成双成对的被褥枕头他都觉得自己无比的机智。
“沈姑娘早些歇息吧。”
沈如年虽然已经过了及笄礼,但她本就比旁人对事物感知的慢一些,余妈妈又未教她男女之事,她对这些自然是全不懂的。
小的时候她还和恒哥一张床过,虽然会走路以后她就都跟余妈妈睡了,在她看来和陛下一块睡与和余妈妈一块睡没有什么区别。
想着下午时做的梦,沈如年就忍不住弯了弯眼睛,能和这么好看的陛下睡一张床上好幸福好开心呀。
沈如年穿着白色的细棉里衣站在烛火下,看上去又乖又软惹人怜爱。
常福以为小姑娘是在害羞扭捏,正打算再哄哄她,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沈如年已经掀开了锦被钻上了床。
动作快的就像是只小猫儿,常福忍不住的就笑了,陛下这样的天人之姿哪有小姑娘不喜欢的,沈姑娘肯定也喜欢。
就压低了声音笑盈盈道:“奴才就在屏风外头守夜,姑娘若是有什么吩咐只管喊奴才,奴才就不打搅您休息了。”
沈如年从来没有睡过这么***的床,又软又暖和,以前她睡觉都要把脚脚伸到余妈妈的被窝里去,等暖了才敢回自己的被窝。
而这陛下的床***的她直想滚来滚去,浑身暖烘烘的,就连脚指头都忍不住蜷缩起来根本就不需要换个被窝取暖,真是太太太***了。
虽然旁边睡着个人她不能滚来滚去,但也足够让她抱着被子偷偷的傻笑。
沈如年一翻身就不小心的撞上了身旁的陛下,常福出去的时候剪了烛心,她就着屏风外的微弱烛火依旧能看见他俊美无暇的侧脸,简直让人看得痴了。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她一定要努力的让陛下醒来,乖乖的听他的话,然后早日回家。
冲着赵渊的方向甜甜的露了个笑,怕打搅到他休息就放轻了声音说了句,“陛下,好梦。”
然后捂着脸偷笑着缩进了被窝里,没心事又天真的人总是格外的好入眠,被这么暖洋洋的包裹着,沈如年很快就沉沉的睡着了。
常福听着里头的翻身声消失才松了口气,让小太监剪了殿内其他的烛心,顿时内殿一片昏暗,他才站着闭上了眼,他也有许久没能安心入眠了。
真希望明早天一亮就会有好消息。
当内殿陷入了昏暗之后,没有任何人发现,御床上的赵渊眼皮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赵渊不知道自己到底昏睡了多久,每回发病他便会昏睡不醒,他模糊的感觉到自己醒的时间越来越短。
每当他有知觉的时候整个人便仿若冰火***置身炼狱一般的煎熬,再多的痛苦他都忍得,从小到大忍辱负重一路刀背***血他都赤脚走过来了,即便是真要下炼狱他也坦荡无畏。
他不畏骂名不惧生死,唯有不甘,他若是有一日死也该是血流漂杵,而不是如此窝囊的倒在病榻上苟延残喘。
他要活着。
可他无法控制这怪病,只能看着自己神智消散,一日日沉睡下去。
直到今日他的耳边响起了让他感到***的轻咛声。
他想睁开眼可始终差一点,还差一点……
*
越王府邸内。
“这些日子边疆动荡,王爷为国鞠躬尽瘁但也该注意自己的身子好生修养才是。”
越王赵晖烨是先帝最小的弟弟,今年二十有六,府上有一王妃膝下暂无子嗣。
都道天家无父子兄弟之情,先帝也确实与其他兄弟感情比不好,可唯独对这个比他小了一轮几乎能当儿子的弟弟格外的宽厚亲近。
不仅从小养在身边,登基之后封他为越王赐了浙南一带为封地,可见对其荣宠。
先帝驾崩之前立了遗诏要***给太子,可先帝驾崩的突然当时太子仍在西北平乱,得到消息赶回京时却在路上遇伏,一行人马一并被诛杀。
瞬间朝堂风云变幻,就在此刻一直不受宠无人关注的赵渊横空而出,踏着血路登上了皇位。他登基之后靠着雷霆手段迅速的压下了京中的乱局,不仅杀伐果决手上更是没少沾染鲜血,一时之间无人不知赵渊乃是个实打实的暴君,皆畏惧之。
直到几个月前赵渊得了一场怪病,药石无救只能躺在床上成了个废物,他登基时日尚短,后宫既无妃嫔膝下也无子嗣,群臣们便开始押宝新帝。
其中呼声最高的便是太皇太后宫里养着的七皇子以及越王赵晖烨。
越王原本是进京为太皇太后贺寿的,没想到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他和先帝感情好,本就觉得先帝驾崩其中有些隐情,又不满赵渊为帝,心中对那个位置也越发虎视眈眈,就顺势留在了京中。
赵渊卧病不醒,朝中有很多人是支持越王的,自然没人会提让他回封地的事,如今赵渊的病越发的重,越王的手也越伸越长。
这几日正在谋划除夕祭天之事。
北赵国自古就有习俗,除夕当日皇帝会亲自前往太庙祭祖,自开国以来从未有过例外,既然赵渊病重那就一定要另选其人前去祭祖。
若是越王能顺利代天子祭祖,身份地位自然就能确立下来了。
越王与先帝有七分相像,眉清目秀温文尔雅,很多人喜欢私下喊他贤王。
此刻正一手抵在案桌上撑着下颌,温和的露了个笑,“是本王疏忽了,多亏了温大人时时提醒。”
温远道是兵部侍郎,是最早投靠越王的京官,早就与越王暗通款曲,如今更是光明正大在越王府内出入。
“不敢当不敢当,王爷不怪老臣僭越多言才好。”
“本王年轻气盛做事冲动莽撞,正需要温大人这般有阅历之人在旁秉言直书方不会走弯路。”
赵晖烨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把玩着手中的笔墨状若无意的问道:“听说今日国师去了慈宁宫,也不知所为何事。”
“王爷这几日操劳国事定是还不知道,国师寻来了一个小姑娘,说是要为陛下冲喜,人今日已经悄悄的从偏门进宫了,可还没进乾清宫就先被太皇太后召去了慈宁宫。”
“哦?冲喜?”
温远道讥讽的嘲笑了几声,“正是冲喜,依下官看,国师这是黔驴技穷了,竟然相信起这等民间的小技,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赵晖烨只是微扬着嘴角,依旧面容和煦只是眼里也带着些许的笑意,“不知是哪家的姑娘如此有幸入了国师的眼。”
“是户部侍郎沈德楠家的五姑娘叫沈如年,说是从小身子弱一直养在乡下,想来国师也是费了些功夫,还真被他找到了八字相合的姑娘。听说沈德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家闺女进宫了呢。”
“沈如年?”
赵晖烨手中的笔尖点在白纸之上轻轻的晕开墨花,口中又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随口道了句:“名字倒是不俗。”
然后抬笔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年字。
事情真是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
沈如年是被饿醒的,她在家里野惯了成天不是上山爬树就是去小溪抓鱼,饭量比一般的姑娘家要大。
昨夜御膳房准备的菜肴虽然美味又可口,但小小的碟子装那么点东西还不够她一口吃的,她吃完不过六分饱又不好意思说没吃饱,一睡醒就感觉到饿了。
刚睁眼的时候她还有些不知身在何处,只觉得浑身暖洋洋又软乎乎的有种如卧云端之感。
直到撞上了那张俊美的侧脸,沈如年才后知后觉自己现在在哪里。
她身边躺着的是陛下,好看的陛下。
然后她就发现自己的姿态实在是有些不雅,应该是火炕烧着有些热,不知何时她的小脚丫从这床被子里伸了出去,此刻正压在身边人的被子上。
她是这么多年和余妈妈睡习惯了,喜欢把脚挂在旁边,虽然每回余妈妈都骂她没有姑娘家的样子,可到了晚上沈如年又照旧,现在想想都是被惯出来的。
以往她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不好的,她喜欢无拘无束散漫又***,可不知为何此刻看着自己的脚丫子肆意的搭着,突然就有了一种羞耻感。
她以前可不懂什么叫羞耻的。
不仅觉得羞耻,沈如年还明白了什么叫做失礼没规矩。
恰好在这个时候外头传来了常福的声音,“沈姑娘可是醒了?若是醒了奴才就差人来伺候姑娘梳洗更衣。”
沈如年用了自己此生最快的速度把小脚丫收回到了被子里,同时把脑袋也躲了***,闷闷的嗯了一声。
常福听到回应就出去喊宫女们进来,这会殿内就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沈如年听着他出去的脚步声,才敢掀开了一条被子缝,偷偷的从缝隙里去看身边的陛下。
陛下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还是和她昨晚见过的一样,丰神俊朗一丝不苟。
沈如年那颗快要跳出来的心终于又吞了回去,还好陛下没有醒也没有人发现她做了坏事。
沈如年在心里暗暗下决心,从今天开始她一定要乖乖睡觉绝对不能越线碰到陛下,再也不能做这么失礼的事情了。
可等到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沈如年发现自己的睡姿更加的豪迈了。
她的脸蛋朝下趴在枕头上,手臂随意的搭在旁边人的身上,她的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手掌一缩就感觉到手下的触感滑嫩嫩硬邦邦。
好像是陛下的胸膛……
她现在要是说她不是故意的,会有人信吗?!
沈如年飞快的把手臂收了回来,用最快的速度缩进被窝里躲了起来,小脸也不自觉的烧红了起来。
最古怪的是她蒙着头还是能回忆起那个触感,陛下穿着和她一样的细棉里衣,衣服软绵绵滑滑的,但那胸膛却是硬邦邦的。
沈如年偷偷的掐了自己一把,和她软软的肉真是一点都不一样,陛下果然是陛下,好厉害。
蒙着脑袋的沈如年当然也就没能发现,一直躺着没有醒来的赵渊眼睫挣扎着动了动。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免费阅读

第 6 章
国师算的吉日是在三日后,这两天沈如年就乖乖的在乾清宫哪里都没去。
但她也不是无聊的待着没事做,常福请来了教习嬷嬷吴嬷嬷日日都来教沈如年规矩。
沈如年除了穿进宫时的那身红袄子就只带了两件换洗的衣裳,虽然是新的但常福看了还是不停地摇头。
冲喜在本朝历代中都不多见,以往也只是民间不成文的迷信,宫中冲喜还是有史以来的头一遭,很多礼制都无史可考。
但肯定与民间冲喜便是娶正妻不同,今后她是妃还是嫔只能等陛下醒来亲自册封,就连太皇太后都做不了主,到底能不能得宠也得看她自己的造化。
虽然并无册封但也是给陛下侍寝的主子,尤其是陛下登基后第一个承宠的女子,该给她的尊贵和体面还是要有的。
平时穿的常服就从已经做好的成衣里面挑,直把沈如年挑花了眼,然后又安排了造办处制衣局的嬷嬷来为她量体裁衣。
衣服都很漂亮华贵,可沈如年看来看去还是最喜欢自己的红袄子,常福只能吓唬她要把她的小包袱给丢掉,沈如年才不得不闭着眼在那一排衣裳里随便的挑了几件。
好在她长得好看皮肤又白皙,不管什么样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很好看。
做完衣裳其余的时间就是跟着嬷嬷学规矩,这个吴嬷嬷很是严格,尤其是她野性难驯就更加大了力度,学的不好还要罚。
罚站打手板这样的惩罚沈如年都不放在心上,最要命的是学的不好就要罚她不许吃饭。
“姑娘记着食不言寝不语,用膳的时候眼睛切不可东张西望。”
“姑娘不可专门盯着一个碟子里的菜肴吃,奴婢为您布菜您不必自己动手。”
“姑娘已经吃了第二碗了,再多吃就该不雅了。”
原本吃饭是沈如年最高兴的事情,可吴嬷嬷不停地在旁边念叨,硬生生的把她的食欲都给憋了回去。
吃饭是多么热闹的事情,为什么不能东张西望不能说话呢?不把每一道菜都尝过去岂不是浪费御厨辛苦做出来的美食了。
要是说这些她都忍了,她被余妈妈养的很好,从来不挑食荤的素的她都爱吃,而且她不喜欢浪费粮食。
米面蔬菜很多都是余妈妈自己种的,每顿饭她和恒哥都会吃的饱饱的从来不浪费食物。
可在这里不仅吃什么菜要由她们说了算,就连吃几碗饭都要盯着她。
那个碗还没她家里的碗半个大,两碗下去才刚开胃就不许她吃了,简直是晴天霹雳。
“吴嬷嬷,我还没有吃饱……”
“姑娘是贵人,言行举止都要注意,若是饿了一会还有点心。”然后就看也不看她直接大手一挥,把饭桌全都撤了下去。
沈如年只能眼泪花花的继续揉着扁扁的小肚子,她觉得余妈妈是在她骗她,这进宫以后哪里是享福的,连饭都吃不饱还不如在家里的好。
常福不仅是陛下的贴身内侍还是乾清宫总管,管着许多事务,沈如年也不是个爱告状的人,就只好继续饿着。
期间沈家派人送了好几回帖子想要见沈如年,都被常福给拦了,明日就是吉日了,他不想突生变数影响到冲喜。
就算真的要见那也等明日之后再见。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几日就像度日如年那般的难熬,而对沈如年来说却与平时无异。
到了吉时当天,常福亲自伺候着昏迷不醒的陛下焚香沐浴更衣。
沈如年也被嬷嬷一大早就拎起来换上了红艳的衣裙,今日不是大婚也不是册封,沈如年自然还不能穿吉服。
常福怕小姑娘会难过还私下安慰她,“姑娘别急,等陛下醒了一定不会亏待姑娘的,到时候赏赐和册封肯定都会补上的。”
什么赏赐册封的沈如年一个都听不懂,但陛下会醒她听明白了,眼睛瞬间亮闪闪的点头说好。
心里忍不住的在想,等陛下醒了她是不是就能吃饱饭了?
晚上要圆房,吴嬷嬷就特意的摒退了宫人拿了本精美的册子拉着沈如年看。
“姑娘晚上要侍寝,‘侍寝’是什么意思姑娘可是明白?”
沈如年乖乖的摇了摇头。
“就是和陛下睡一张床上,伺候陛下。”
沈如年猛地又点了点头,这个她明白啊,她进宫这几日都是和陛下一块睡的,至于伺候她就自然而然的给忽略了。
这段时间教规矩下来吴嬷嬷对这个沈姑娘实在是犯愁,教什么都不会罚了也还是不会,从来没见过这么蠢的人。原本以为今日会十分的不顺利,没想到一说她就懂了,瞬间就放心下来。
看来这家人就是打好了算盘送她进宫伺候人的,瞧瞧别的都不懂,唯独这个一说就通了。
打心里的就有些瞧不上她,不过谁让她命好八字硬还生了张如此漂亮的小脸蛋,天生就是伺候人的。
想着就目不斜视的把手里的册子塞进了沈如年的手中,“姑娘既然都明白那奴婢就不多说了,册子您先翻一翻,等到了吉时奴婢再来伺候姑娘梳洗。”
说完便留下沈如年对着画册拧眉沉思,她不认识字啊。
虽然画册里面没有多少的字基本都是图,可沈如年还是看不太懂,为什么前面两人看着像是在说话,突然就抱在一起躺到了床上。
她很努力的去辨别上面的字在说什么,但只能依稀的看懂图上的女孩子在喊,“好哥哥。”
好哥哥……?
这是什么意思呢。
沈如年实在是看不懂,只能睁着大眼睛四处的看,想找了个人解释给她听,就看见了桌案上摆着的小点心。
平时有宫女和嬷嬷看着她,吃完饭要过一两个时辰才许吃一块点心,现在殿内没有留人,她就把书一丢端着点心躲到屏风后偷吃去了。
好在此刻也没人有空来管她在做什么,国师正在乾清宫应付太皇太后。
“哀家也不是不清楚国师的难处,可这为陛下冲喜到底是有些仓促,而且沈姑娘又瞧着是个天真的,陛下若能醒来自然是举国同庆,若是醒不过来你我岂不都成了整个北赵国的罪人。”
赵渊冲喜的事传出去说什么的都有,大多都是笑话他本就时日无多,别一个冲喜就把自己的命都搭在了上头,众人也都拭目以待等着看热闹。
太皇太后见高吕荣不接话又继续道:“而且听说沈大人想见自家女儿也是求见无门,知道的是为了陛下冲喜,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沈大人被抢了女儿,传出去岂不是影响了陛下的威名。”
高吕荣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这是冲着他来的。
就放下了手里的茶盏缓缓起身,“太皇太后不必担忧,本座算得吉时绝不会有误,若是真的伤了陛下的龙体,本座愿以命相抵绝不会牵连太皇太后和沈姑娘。”
她等的就是这句话,这些日子观察下来,赵渊是真的时日无多了,所谓的冲喜不过是垂死挣扎,高吕荣还真是修道修糊涂了,一个小女娃难不成真能让药石无救的赵渊起死回生?简直就是笑话,他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她可清楚的很。
既然高吕荣这么想冲喜,那就成全他的一片苦心。
“那哀家可就等着国师的好消息了。”
*
很快就到了晚上,沈如年照旧的等着晚膳上桌,可左等右等都等不到,最后等来了好几个宫女把她抬着去沐浴梳洗。
被人这么伺候的感觉有些怪怪的,不过浴盆里撒了玫瑰花瓣香香的她觉得很好闻,就只好忍受着她们一通折腾。
洗完之后她浑身都泛着红粉色香喷喷的,连她自己都有些臭美的忍不住直闻,好香呀。
还不等她臭美完就被穿上了红火的肚兜,套了件裤子就直接用锦被一卷,被宫人扛了起来一路送上了御床。
“姑娘好生伺候陛下,奴婢们告退。”
话音落下殿内就又只剩下她和陛下了。
沈如年从卷起来的被子里探出了小脑袋,看着空荡荡的内殿觉得和之前有些不同,一圈看过来才发现是红烛多点了几支整个内殿都泛着淡淡的红火。
她从入宫起就一直睡在这里,胆子也被养大了,轻轻松松的就从卷着自己的锦被里钻了出来,摊平被子重新睡好。
沈如年很想去找点东西吃,她知道炕上的案桌上一直会放着茶水和点心,她经常会偷几块垫肚子。
可是这会她只穿了个小肚兜和宽大轻薄的裤子身上光溜溜的,就算陛下是睡着的她也还是觉得害羞。
真是奇怪了,以前余妈妈教她什么是羞耻的时候她怎么都明白不了,可自从进宫见到陛下以后不用人教,她就自然而然的明白了。
沈如年脑子里在想些别的事情,想着别的就不会觉得饿了,她捂了捂肚子觉得今日殿内的香特别的好闻,不知不觉间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赵渊不知道已经的意识在深渊沉寂了多久,每当他想要清醒时便会觉得有一团烈火在焚噬着他,现在这种撕裂的吞噬感再次出现了。
撕裂还在吞噬着他感官,即便沉寂便能感觉不到疼痛,但他还是在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
他不怕永坠深渊炼狱,但他要让人间也焚上赤焰,他所经历的所有苦痛也该让这些不无辜的人都尝一尝。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有冰凉的物体在朝他靠近,他就像是快要渴死的枯草伸出了弯曲的枝叶一点点的将它占为己有。
“疼……”
赵渊听见了婉转的***,那细软甜腻的声音瞬间浇灭了他周身的烈焰,那一瞬间紧闭的双眼冲破了束缚猛地睁开。
入眼便是一张陌生的面孔,此刻正压在他的身上,一双手zjtechexpo.cn还在乱摸。
赵渊浑身的戾气毕露,他此生最为讨厌的就是心怀不轨的女人,第一反应就是她又是哪个爬床的宫女,已经死了这么多不长眼的女人为何还有人不怕死的往前送,便毫不留情的掐住了她白皙的脖颈。
一双漆黑的眼里染上了无尽的杀意。
沈如年感觉自己在做噩梦,好奇怪呀,她明明梦见在吃好多好吃的怎么突然就噎住了,她想喝水想说不吃了,可是难受的动弹不了。
“疼。”
她只能挣扎求助的伸出手往前挥了挥,就感觉抱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
她像是溺水之人抱住了浮木怎么都不肯松开。
不知怎么的,梦里的她想起了白日的那本画册上的字,下一秒竟然脱口而出,“好哥哥,疼。”
赵渊拧着眉感受着她通身的柔软,听着她嘴里蹦出的惊世骇俗之语,缓缓的松开了禁锢的手掌。
她的声音为何会让他感觉到熟悉。
她是谁?

沈如年赵渊小说资源

小说资源暴君的冲喜小皇后 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点击免费阅读暴君的冲喜小皇后全部章节!

沈如年赵渊小说仅代表暴君的冲喜小皇后作者观点,不代表易快通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罗丹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